一个正常社会,可以承受生殖器这三个字—评《刺死辱母者》

  • A+
所属分类:听到看见

一个正常社会,可以承受生殖器这三个字—评《刺死辱母者》

短短一天之内,南周这篇《刺死辱母者》的稿子点燃了舆情之熊熊烈焰。

从简单几个舆情数字看,该案的热度已经覆盖了此前砸死乡干部的赣南老农明经国案,也可能会在随后几天赶上枪杀村干部的石家庄青年贾敬龙案。

作为一个已退出媒体圈的失地农民,我很佩服这篇稿子的简洁冷静,仅用三千多字就勾画出来了于欢案的事实基本面和案发现场脉络。

三千字,也恰好是两微一端传播的最佳篇幅。

文中提到,被告人用极端手段侮辱余欢的母亲苏银霞。到底是什么样的极端手段?

随即看到一条详细阐明的微博:

一个正常社会,可以承受生殖器这三个字—评《刺死辱母者》

各方面传来的信息,基本证实这条微博所说大致靠谱。

那么我的问题是,微博所述的这个细节,完全可以直接写到报道里来,直接写到纸质版和网络版上来,完全用不着用冷静过滤到语焉不详的极端手段这四个字来取代。

这个细节,是余欢案最关键的细节,直接关系到该案事实的确定和性质的判定,直接关系到该案责任的划分和罪与非罪的判定,直接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为人子为人父者的人伦底线,直接关系到这个社会最强大也最脆弱、最备受摧残也最亟需呵护的那个部分。

罪恶有多深重,人性就有多高贵!

留着它,又有多少了不得的风险呢?它那里触碰了敏感环节吗?它有悖于新闻伦理吗?生殖器这三个字不能见光吗?总编会下岗吗?

南周不是少儿画报,无论是纸质版还是网络版,无论是当事记者,还是负责编辑,还是签版的那位领导,还是其他什么人,又何必积极主动千般谨慎地拿掉生殖器这三个字呢?

在2013年以前的南周,在2008年前的南周,在2000年前后的南周,那句著名的话——“有可以不说的真话”,其中蕴含的隐忍、坚韧与沉毅,感动了多少人?

现在,我把这句仿造下,再送还给你们:

有可以不说的真话,也有可以不删的生殖器。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能承受得起生殖器。

来源:石扉客 新客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艾因博客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