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之大,竟容不下一件和服

  • A+
所属分类:茶余饭后

文/张丰,读书人,媒体人,现居成都

那位穿唐装去武汉大学看樱花的青年,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在视频中,他大声喊叫,自己穿的是唐装而不是和服,但是仍被武大的保安制服在地。

也有一种声音认为,保安动手“打人”,是因为这两个青年没有预约,想要硬闯进去看花,但是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那个青年明确表示自己是预约了,是扫身份证进的校园。

武汉大学之大,竟容不下一件和服

图注:据《上游新闻》视频报道,一名穿着类似和服服装的青年男子和另一穿着休闲装的青年男子,被四名武汉大学校方保卫人员按在地上。他俩挣扎起身后,穿着类似和服服装的男子大声重复喊着:“凭什么打人?”很快他又被保卫人员掀翻在地,接着他起身说:“我穿的是唐装。”

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的时候,他再次声明自己穿的是“唐装吴服”,那看起来很像和服,但据说却是唐朝的流行服装。他在手机里找出图片给保安看,但是保安却不信。对保安来说,这明显是一个太过专业的深奥的问题。

武汉大学之大,竟容不下一件和服

【汉服】徐娇与方文山曾穿汉服/唐装走上海电影节红毯

武汉大学之大,竟容不下一件和服

【和服】一对日本夫妻的结婚礼服照

记者采访到附近派出所的一位警察,那个警察也明确说,穿和服进去看樱花是不对的。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区分汉服、唐装和和服或许并没那么容易,莫名其妙地成为焦点,武汉大学的保安也会感到委屈。

这位来自东北沈阳的青年最后表现出和解的精神,声称这是一场误会。自己是爱国的,穿唐装就是爱国的表现,没想到却被保安当成穿日本服装给拦下来。但是,这种“和解”其实更证明了那个偏见的存在,即便是在这个青年看来,穿和服进武汉大学看樱花也是不对的。

看来,在2019年的樱花季,武汉大学再次因为“抗日”而成为舆论的中心,已经难以避免。据媒体报道,武汉大学在2002年就出台过文件,穿和服的人不能进校观赏樱花。2009年,一对母女穿和服在武汉大学赏花拍照,被驱逐出校,并有人喊“日本人滚出去”,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很大争议,校方此后对和服不再“敏感”,但是在今年,这一条款再次认真执行起来。

这很有可能是执行层面的问题。到武汉大学去看樱花的人实在太多了,收门票引起争议,但是也没能减少人数。既然是限制,大家开会想一下,哪些人最好不让进?“穿和服”也许就是这样被提起的。

不管如何,武汉大学禁止穿和服进校赏樱花都让人困惑。每一个进校赏樱花的人,都不是在简单观看植物,以中国人积极进取的入世哲学,也很少会有人像日本人那样聚众在樱花下喝酒,慨叹“生命之易逝”。大多数人会娇呼“好美”,但是在这个高等学府看花,也一定会想到日本。

人们会记起那段让国人感到伤痛的历史。日军占领武汉后,把武汉大学作为司令部,在那里种植了樱花。对那些日本人来说,樱花可能是他们思乡的凭借。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有些人对武汉大学的樱花感到敏感,看花的时候,想到国耻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这样不仅是肤浅·的,也不符合事实。最早日本人在战争年代种植的樱花,早已经死光了。现在人们在武大看到的樱花,多是武汉大学自己培植的。

这个大学因樱花自傲,也有它的道理。有一部分樱花是从上海引进的,还有一些又和日本有关,但已经不是“侵华记忆”,而是中日关系正常化后,日本人赠送的。70年代中日建交,送了一批,到了80年代,又送了一些樱花过来。武汉大学都手下并种了起来,作为中日友好的证明。

武汉大学之大,竟容不下一件和服

这正是武大樱花的特殊之处。或者说,在武汉大学赏樱,可以有比在东京、京都更多的意味,日本人从自然生出文化,所慨叹的是生命的短暂、美丽和无常,而在武大校园的樱花,除了“人与自然”,还增加了一个历史维度。人们再赏樱花的时候,可以顺便反思历史,既知道日本人侵华所犯下的罪行,也不应该忘记中日来之不易的友好。这才是符合历史的看法。

樱花没什么稀奇。在成都,就有不少地方种植了樱花,有的区县也举办了樱花节。成都本地媒体在推荐赏花路线的时候,专门说了一句“看樱花不一定非要到东京或武大,成都就有啊”,在我看来,这当然是肤浅的。成都的樱花大道和武大的樱花大道是完全不同,樱花在成都只能算林业,而武大的樱花,是有“意义”的。

武汉大学的表现,说明他们对这个“意义”的认识还有一些问题。不让穿和服的人进来,好像是在推行一种樱花的“去日本化”,但是离开日本这个维度,武大的樱花又根植在什么样的土壤中呢?如何讲述那个属于樱花的故事?樱花树的生命是有限的,当初日本侵略者所种下的樱花,早已死掉,那些种花的人应该也死得差不多了,在历史长河中,这几十年也不过是一瞬,和樱花所展现的美学倒是一致的。

但是,“意义”在历史中不会消亡,既然中国人要牢记历史,既然想让人们从满树樱花中看到当初的屈辱和今天的“繁华”,就必须自然、坦白地正视校园中樱花的“日本性“。不但穿和服来赏花应该被允许,还可以邀请日本友人来赏花,可以喝酒,唱歌,共同探讨、反思当初的历史——这才是武汉大学赏樱的正确方式。

武汉大学之大,竟容不下一件和服

2018年报道,武汉40多名大学生穿汉服夜赏樱花

这所大学,曾以包容自由的校风闻名。1999年春天,我在青岛读大学的时候,曾逃课到武汉大学参观旁听,男生可以随便进入女生宿舍,有男生进来的时候,女生还在自己的帐子内睡觉,她们都不会莫名惊诧——仅凭这一点,就比我读的大学好多了。我来得稍晚,樱花已经落光,但是这个大学的美好却难以抵挡,回到青岛,看到也和日本人有关的樱花,却也没觉得有多特别。这样的大学,怎么会容不下一件和服?

刚刚过去的周末,成都也进入赏花季。在公园里,有不少人穿着“汉服“拍照,有一群人聚在花下喝酒读诗,一个小女孩央求她的妈妈,为她也买一件”汉服“。这都是美好的事情,人们认识到赏花需要某种仪式感,这当然是一种表演,但是这种想把自己纳入到某种”传统“的努力,却也是文化的开始。

那么,武汉大学的传统是什么?武汉大学樱花的传统又是什么?这或许是这个著名学府应该正视的。保安驱赶穿和服的青年,不应该在这个传统之中。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艾因博客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文娱帝国 文娱帝国 0

      写的很好,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