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为爱杀夫的金莲,却还是任人蹂躏的百合

  • 6


上躲锦衣卫,下防狗仔队,中间澎湃着朝阳群众、西城大妈的汪洋大海,口袋包包里的手机电脑还裹胁着7x24互联网枷的各路牛鬼蛇神。

这人吶,想干点鬼祟事咋就这么难!

群众这种动物,终归是种叫做人的动物。Ta有你想不尽的人性光辉,也有你料不到的禽兽不如。

群众嗜爱围睹并配之眉飞色舞地交流以捉奸为代表的裤裆里那点事,实在谈不上善恶新鲜,饮食男女正常人性罢了。

但正常的事,很少正常过。

从特殊年代里“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他们就定我“流氓罪”的大行其道,到新时期“身许国家心许你”洞房花烛抄党章的忠心“婊”,这是反人类的极端。

既有反人类的极端,就有迎合人性的奇葩。

淫民群众“是和尚必与尼姑通奸”阿Q式淫窥心欲并没个止境,反倒越是禁忌高雅的稀罕领域就越是过瘾。

群众有这个刚需,那就可以搞一搞嘛。

我们没有守法的日本人那么直接变态,教师、空姐、人妻、素人、和尚、修女、母子、妇女、爷孙、电车、课堂、黄鳝、章鱼、牛蛙、猪、狗、屎、尿......

没有日本人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似乎日本人很变态,但奉信潜规则办事的某们却表现得比日本人无耻下作。

请注意,我只是说“表现得”。

刚需终归是要满足的,潜规则才是王道,守法与否在其次。

所以,通奸不同命,我们捉奸围奸的潜规则王道是挑软柿子吮。


宋徽宗这凯子丢着一票老婆不搞,魔怔似的就爱李师师。

宋江在茶坊吃茶看到一处青楼很有天上人间的感觉,便问谁家的?伙计告诉他,东京头牌李师师。

宋江道:“莫不是和今上打得热的。”茶博士道:“不可高声,耳目觉近。”

宋徽宗热奸李师师这事已路人皆知,连宋江这草寇都知晓。茶博士的惊弓之鸟态,只表明了赵家一个强硬态度:寡人就是这样一个热爱大保健的皇帝,寡人就是独裁昏庸又腐败的州官放火。别说爆料求视频种子,你们议论个试试。

什么叫“耳目觉近”?就是要你时刻活在监控之下,自己却不用承受任何来自人民的监督。

地方恶霸西门庆虽然有财有势,但还没混到安插锦衣卫、7x24小时监控,让人梦话也不敢喷的地步。

他靠的是全县都知他是个刁徒的威慑,因此他和金莲那点事“不到半月之间,街坊邻舍,都知得了,只瞒着武大一个不知。”

不到半个月就全都知道了,可见大家是多么的性趣十足;空前一致瞒着武大一个,可见又是多么惧怕西门大官人。

但现实的情况是纠结的,大家又实在太他妈想看这个热闹了!光脑补一下捉奸剧情就能高潮三个钟,勾得心里痒啊,怎么办呢?谁来担起捉奸爆料的狗仔角色呢?

机会来了!

有个叫郓哥的十五六岁骚年,到处找西门庆不得。

那多口的道:“西门庆他如今刮上了卖炊饼的武大老婆,每日只在紫石街上王婆茶房里坐地,这早晚多定正在那里。你小孩子家,只顾撞入去不妨。”

不知你的人生中,有无经历过一些没品男人夏日里一根棒冰的条件怂恿胆大无知的小男孩扒女人裙子的事?

郓哥十五六岁,正是对男女通奸这事似懂非懂,胆子大易冲动的年龄。果然在去王婆茶房挨批之后,愤懑之下,终于如众人所愿地把这事捅到了武大那里。

武大捉奸热闹非凡,一脚被西门庆踢中心窝倒地,“街坊邻舍,都知道西门庆了得,谁敢来多管?”

武大死后,“西门庆和那婆娘终朝取乐,任意歌饮,交得熟了,却不顾外人知道,这条街上远近人家,无有一人不知此事。却都惧怕西门庆那厮是个刁徒泼皮,谁肯来多管?”

武大之死,看客难逃其咎,最后“敢来”、“肯来”多管的喉舌只有他威猛的亲弟弟!


杨雄、潘巧云两口子就好欺负多了,各色人物完备,将淫民的名义、狗仔的屎命演绎得淋漓尽致。

不明二人夫妻不和的原因,杨雄本人的条件也不错,但潘巧云就是迷上了风流俏和尚裴如海,俩人通奸也是搞得里应外合十分隐秘。

按理说不应该有事发的可能了,但他们显然低估了淫民群众的捉奸热情和智慧。

专业狗仔石秀,杨雄拜把子兄弟。一个宣称“平生性直,路见不平,便要去舍命相护”的“拚命三郎”,嗅觉灵敏十分能耐,就是他真个是豁出去别人的性命,不依不饶甚至忍辱负重挖出了这段出轨糗事。

他用计诱杀了鲜肉奸夫裴如海和人肉约炮APP——敲木鱼传递性息的胡头陀,并剥光两人衣服,任由尸身停在潘巧云家后门口,造起“周一见”的首轮悬念舆论高潮。

虽然官府准备断个葫芦案,不了了之。

但好事的群众嗅出了性奋的气息,就如同当今一代文嚎微信公号这种削尖脑袋寻找热点的自媒体,迅雷不及掩耳出了两篇100万+,一篇是段子手(“好事的子弟”)出的小调,一篇是意见领袖(“书会们”)写的词作《临江仙》。

“暗约娇娥,要为夫妇,永同鸳帐。......今日赤条条甚么模样......这贼秃为婆娘身丧。”

“大和尚此时精血丧,小和尚昨夜风骚。......拼死争同穴,残生送两条。”

都是他妈淫才啊。

狗仔石秀的捉奸并没有结束,他有更多的猛料要挖要爆。

最后又是“钓鱼执法”,诱骗潘巧云上山,一番逼供后,唆使杨雄杀妻碎尸解恨。
石秀为什么这么做?凭什么这么做?

他的名义是杨雄迟早会被奸夫淫妇所害,他不能不管;他的情义是杨雄把他当亲骨肉兄弟对待,他不能不管;他的利益是杨雄杀了老婆无家可归必然会携着他一同落草梁山谋个更大发展。

我不管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因果论有多合情合理,我也不管你执着捉奸的目的到底是人民的名义还是淫民的名义,或者只是为自己的利益,至于人民群众在事件中到底抱着怎样的心理更是不关我的卵事,我只关心她到底是多可恨才遭致如此可怜境地的逻辑是否合法。


石秀的逻辑显然有太多的自我陶醉。

你既没证据证明潘巧云毒似潘金莲,也无法将色和尚裴如海和恶霸西门庆相提并论,把杨雄猛汉和懦弱武大做比较更是无聊。

如此捉奸爆料,手段凶狠龌龊极其阴险,完全不顾当事人结果死活。既不正义,也无荣誉,最主要的是不合法。

世上那么多贪官污吏、那么多恶人行径,你既自称是路见不平便会拔刀相助的拼命三郎,如此好本事,做点真男人该做的事不行吗?

谅解你他妈不敢捉赵家人的奸,但你好歹学学人家鲁智深一次两次的不行吗?

连个镇关西、镇阳谷、镇泸州、镇聊城这样的赵家狗腿子都不敢碰一碰吗?天天关注裤裆里那点事,淫民群众再喜欢、钞票金钱再大大,也挽救不了你娘炮废物狗东西的本质。

千年了,互联网+的文明躯壳,骨子里却还是水浒赵家天下的那一套。

百合不是巧云,更不是金莲,她不曾违法和伤害任何人,时至今日却依然没有生而为人的隐私尊严。

你我虽混得远不如百合,你我虽只是亿万lóu蚁般的徐某玉,却同样随时遭受着开个房打个炮都要小心提防无孔不入的奸控。

而卓伟却可能是盼着某日招安成为赵家一员的石秀。

如此胆大妄为,只需组织召唤,摇身一变特权加身,狗仔变狗腿就是电影《窃听风暴》里“我们无处不在”的东德秘密警察。

在德国,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德国新教神父马丁·尼莫拉的忏悔(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碑文,一代文嚎微信公号致敬)

继续阅读
内容信息包含的资源引用、摘录或转载自网络,图片、音频、视频存在无法获取-/-播放的可能性,所以资源可能已被源站删除或管理方下架。可自行关键字寻找!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艾因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7-04-22
  • 内容信息及资源引用、摘录或转载自网络,由弦夕收藏整理,旨在提供阅览实用性之参考!对文章中的观点均保持中立,仅供交流之目的。默认遵循各个平台原创转载规则,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与之联系,即刻处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