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才能出贵子

  • 3

2021年的高考刚刚结束,而四年前的北京市高考状元熊轩昂,曾经说过一段话,就像一记闷棍,刺痛了无数人的心。

寒门贵子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像我这种属于中产阶级家庭的,衣食无忧,而且家庭也都是知识分子,而且还生在北京这种城市,在教育资源上享受的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很多外地的孩子,或者农村的孩子完全享受不到的。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在学习的时候,确实能比他们走很多捷径。”

这位语文132分、数学满分、总分690分的耿直boy,父母都是外交官,家境优越。他的这番话似乎印证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寒门确实难出贵子了。

但在当时,全网很快又出了一篇刷屏文章,文中回避了“寒门是不是难出贵子”这个关键问题,认为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并且笔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那些“不够努力”的寒门父母。

没文化、不工作、天天打麻将,却把梦想嫁接在孩子身上,这些父母是典型的寒门,不仅穷,而且懒。

文章还举了谢霆锋的例子,他为两个儿子购买了3亿港币的教育基金,还在儿子一岁时给他播放自己拍武打戏的视频。

所以结论是,寒门难出贵子,体现的恰恰是对奋斗者的公平。

所以,现在的寒门是不是难出贵子呢?寒门难出贵子,是不是对奋斗者的公平呢?

北京状元熊轩昂说的话,在其他状元身上也得到了验证。

2018年,国内某教育机构对全国十年来的40位状元进行了统计,发现85%的高考状元来自城市家庭,只有6名来自农村。

还有人统计过2006-2017年中国高考状元的父母职业,教师(35%)和公务员(19%)是最多的,工人和农民家庭加起来只有22%。

在状元扎堆的清华大学,一位大学老师每年会对入学的新生进行统计:清华的学生入学前有43.9%的曾出过国,而没有出过省的人数为零;学生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得分大多数在60分以上,而全国的大多数家庭则在40分以下。

更加权威的数据来自清华和北大的招生办,清华2019年在内地的3400余名的本科新生中,来自农村以及贫困地区的为19.3%,北大2019年的这一比例更低,只有16.3%。

而且,北大副教授刘云杉曾统计了30年的北大学生家庭背景,发现1978-1998年,来自农村的北大学子比例尚有3成,但2000-2010年,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只占1成左右。

所以,寒门是不是难出贵子了呢?多半是的。

很多人可能经历过这样的高三生活:天还没亮就要起床,打着瞌睡背诵古诗词,然后在各种高考题和模拟题海中遨游,努力记忆老师反复讲解的知识点,晚自习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接过父母精心制作的营养餐,感叹一切好难。

艺人仝卓也曾经经历这样的生活,他在直播的时候激动地陈述了自己高三复读的压力。

但不同的是,仝卓的家人通过某些手段,将他的往届生伪造成了应届生身份。

还有2021年的湖北,考生成功地将手机带进考场,使用的5G信号也没有被屏蔽。

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的人就出生在罗马。

著名主持人蔡康永,9岁就开始读《红楼梦》,父亲是知名商人和律师,母亲是上海名媛,上大学时父亲的好朋友又亲笔写了推荐信,让他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书。

还有著名知识分子高晓松,爷爷曾任清华校长、外公曾任清华副校长、父母都是清华教授,从小在清华园里长大的他,上了清华之后又辍学去搞乐队。

现在,一个北京市精英家庭的孩子,能享受到的教育资源有哪些呢?

家庭资产最少在1000万以上,父母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认识牛津或者哈佛的教授并不稀奇;从顶级国际幼儿园,到人大附小,再到清华附中,每年一到暑假就去世界各地参加夏令营;国学、戏剧、话剧、芭蕾、小提琴、高尔夫这些所谓的博雅教育,是他们的标配。

所以,寒门越来越难出贵子的另一面,是精英家庭正享受着更好的教育资源,豪门更容易出贵子。

不过,这种现象在我们国家只能说刚刚出现苗头,“寒门难出贵子”的完全最终形态,是什么样的呢?看看在大洋彼岸的灯塔国就知道了。

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是美国最顶级的名校,同中国的清北一样让美国人趋之若鹜。

但普通美国人想上藤校依然难如登天。我们还是来看几组数据。

哈佛大学对超过一半的2021届新生进行了背景调查,来自富裕家庭(年收入50万美元以上)或父母至少有一方就读过哈佛大学的新生,比例达到了46%,相比去年的26%大幅上升。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美国一些精英高校中,家庭收入排全国前1%的学生数量,已经超过了排后60%的学生的数量。

这个数据,意味着学校里的富二代数量,已经超过了普通人。

《华盛顿邮报》还报道了一项调查,在美国收入排最后20%的家庭中,只有不到0.5%的孩子上过精英大学。

在美国上顶尖大学已经这么难了,但美国的富豪家长们还在人为地提高难度,美国豪门的哈佛之路从幼儿园就开始了。

在纽约,有一些幼儿园被称为“常春藤幼儿园”,普通美国人基本上可以放弃了,因为即使是富豪家庭,也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能进得去。

曼哈顿的一所私立学校,有10个家长曾向克林顿要求帮忙写推荐信,一位家长甚至让教皇帮写推荐信。

这些精英幼儿园的学费和录取率都堪比顶尖大学,著名的Trinity School幼儿园录取率约为10%,与康奈尔大学大致相同。

曼哈顿K-12学校Collegiate等每年的学费都超过5万美元,这比哈佛等学校还要高,另外家长们平均每年还要给学校捐款7.1万美元。

《Town & Country》杂志的一份报告称,为了让孩子上常春藤大学,富裕家庭为每个孩子的花费高达170万美元。

从幼儿园到大学的这笔教育支出,已经足够劝退一般的美国家庭了,而富人们其他的“骚操作“,更是穷人们无法办到的。

2019年,美国爆出史上最严重的大学招生舞弊丑闻,包括知名商人和好莱坞演员在内的近50名家长被起诉,他们涉嫌通过贿赂和欺诈,帮助孩子获得美国顶尖大学的入学名额。

其中行贿数额最大的一笔,来自一个中国家庭,他们向一个“大学咨询服务机构”支付了650万美元,但媒体并没有披露这个中国家庭的身份和涉案学校。

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但在美国,一道用金钱和权势筑起的高墙,已经隔断了普通美国人通往上流社会的道路,这就是阶级固化。

灯塔国之所以被成为“人类灯塔”,最令人向往的,就是所谓的“美国梦”——世世代代的美国人都深信不疑,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

但在今天,普通美国人即使付出了100%的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依然无法实现阶级跨越。

我们常常吐槽印度的种姓制度,人竟然被分成三六九等,但在全世界,广义上“种姓制度“非常普遍。知乎上一位网友曾指出,美国的顶尖大学里存在”五等公民“。

一等公民是白人精英,也叫Legacy Student,他们的父母是财团老板或者政界要员,而且家里人也是该校的校友。

中国公知们以前经常感叹,美国某个家族全家都是哈佛或者耶鲁毕业,其实并不是他们自身多厉害,而是这就是正常现象。

二等公民是白人平民,他们一般是体育健将,因为作为普通家庭,不能拼爹就只能拼身体素质了。

很多人抨击中国的体育特长生动辄降个几十分是不公平,在美国,体育生的SAT分数(美国高考)达不到最低线也没关系,可以先入学再慢慢考,直到考过为止。

三等公民是黑人和拉美族裔等,得益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政治正确的主流观点,美国各所大学的黑人招收比例都很高,即使他们的SAT分数并不高。

四等公民是LGBT群体,作为美国政治正确中重要的一环,任何大学都不敢背上歧视的罪名,有的大学还为他们取消了男女厕所的分别。

第五等公民,才是包含华裔在内的亚裔,虽然亚洲人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会考试,但在美国也被指责为太会考试,抢走了其他美国人的高等教育资源,所以很多大学在不断地压缩亚裔入学的比例。

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是还在后面,你永远不能低估人心的险恶。

美国战略家、前高官布热津斯基曾提出了一个奶头乐理论:

随着生产力不断提升和竞争加剧,世界上80%的人口将被边缘化,他们不必也无法参与产品的生产和服务,同时80%的财富掌握在另外20%的人手中。

为了安慰社会中“被遗弃”的人,方法之一就是让企业大批量制造“奶头”——让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来填满人们的生活、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

当娱乐大量占用人们的时间,让人们丧失思考的能力,这一社会麻醉剂将会带来“马太效应”,沉迷的人继续沉迷,清醒的人保持清醒,人与人的差距,甚至阶层间的差距也就拉大了。

美国式鸡娃、拼爹、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和奶头乐理论,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阶级固化,社会财富不断地向富人流动,而穷人也很难向上流动进入上流社会。

现在,问问自己一个问题:和你的父母相比,你有没有实现阶层跨越呢?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在全球范围内研究了这个问题,发现世界各国的阶级固化指数不尽相同。

美国有47%的人跟父母在同一阶层,实现阶级跨越的难度高于巴基斯坦。

美国智库皮尤中心的另一个研究是,过去40年,真正实现了收入增长和阶层跨越、跳出父母阶层的美国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还有16%的人,收入和财富比父母在同样年龄时要少,掉到了下一个阶层。

古今中外,阶级固化永远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我们在史书上读到的寒门,其实是古代的中产阶级,无数普通老百姓连姓名都不会留下。

而中国历史上每一次朝代变迁,大部分是因为土地兼并,官员和地主的土地不断增加,而农民的土地不断减少,从自耕农到佣农再到饥民,最终在一次全社会的重新洗牌中实现土地再分配。

所以,为什么有的人说科举制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以一种相对公平的方式,打破了士族门阀(地主阶级)对上流社会的垄断,让千千万出身贫寒的人们也有了依靠读书、出人头地的机会。

但科举制的公平也是相对的。

在古代中国,江南地区土地肥沃、人口密集,读书人众多,而北方常年战乱,人口稀少,在全国一张卷的会试中,往往考不过江南人。

明朝洪武三十年,全国52名进士竟然全部是南方人,放榜之后引发北方学子的强烈不满,朱元璋不得不杀了几个主考官,并下令重新阅卷,后来选定的61名进士全是北方人。

全国几千万人,能中进士的才几十人,这么一想,让全国人民追求科举、沉迷八股,保留一定的上升渠道,最终维持社会稳定。

历代皇帝对科举推崇备至,它又何尝不是一种奶头乐理论呢?

几千年来,任何一个国家都在不断地验证着“历史周期律”,寒门难出贵子,阶级的固化和极端的不公,导致社会的崩溃,从而达到新的相对公平,周而复始。

我们有没有办法跳出历史周期律呢?

依靠人民。

最后,寒门难出贵子,是对于奋斗者的公平吗?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随着阶级的固化,当初的奋斗者已经成为既得利益者,很多人认为年轻人不通过类似他们那样的艰苦奋斗,就不应该轻易享受到美好的生活,甚至年轻人连这样想都不可以。

所以,当年轻人想躺平,他们说不要躺平;当年轻人想赚钱了,他们说你们太急躁、别老想着赚钱(王石);

当年轻人问怎么赚钱,他们说,你先赚一个小目标;当年轻人说我真的没有钱,他们又说没钱的时候是最快乐的;

当年轻人不想加班了,他们说996是福报;当年轻人拼不动了,他们又说不拼不是我兄弟;

当年轻人很认真地说,压力很大、阶级固化了、蛋糕越来越小了,他们说你们指望房价越来很低、工作随便找、然后一点压力也没有?不会吧?

一个年轻人,即使他(她)来自偏远山区、出身寒门,也应该跟你们和你们的孩子一样,拥有就读于一流学校的同等机会,拥有追求幸福美好生活的同等权利。

继续阅读
内容信息包含的资源引用、摘录或转载自网络,图片、音频、视频存在无法获取-/-播放的可能性,所以资源可能已被源站删除或管理方下架。可自行关键字寻找!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艾因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06-19
  • 内容信息及资源引用、摘录或转载自网络,由弦夕收藏整理,旨在提供阅览实用性之参考!对文章中的观点均保持中立,仅供交流之目的。默认遵循各个平台原创转载规则,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与之联系,即刻处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