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土大唐《我这一生都比别人跑得慢》

  • A+
所属分类:书籍推荐

东土大唐《我这一生都比别人跑得慢》

 

其实我是个特别懒的人,与其和别人跑得一样快,我更愿意一生都懒洋洋地看一些有趣的事、写一些有趣的文章和做一个有趣的人。

东土大唐《我这一生都比别人跑得慢》

适读人群 :大众读者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关键词来推荐这本《我这一生都比别人跑得慢》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词是最恰当的,有趣。但他的文章并非为了有趣而有趣,看似随意,极具调侃性,同时又不失深刻和睿智。他的文章,看似刻薄,其实话损心善;他的态度,看似玩世不恭,却在认真地誊写着他眼中的美好;他的第一本图书作品,看似文艺,实则骨子里勇敢坦率,不喜矫揉造作。

内容简介

你有没有试过从疾驰的车里看风景倒退,一切模糊不辨。其实,岁月的虚掷要快过车窗里流逝的风景,走慢一点才能看清生命里那些有趣的人与事。好了,上面那段文艺腔的话翻译成白话的意思是:其实我是个特别懒的人,与其和别人跑得一样快,我更愿意一生都懒洋洋的看些趣事、写些趣事和做个趣人,如果可以,我想把一生的时光都荒废在有趣这件事上。现在你看到的,便是一个懒人的一本趣书。

作者简介

东土大唐,专栏作家、段子作者、文字游戏爱好者。开心者怀开心事,肤浅人写肤浅文。

精彩书摘

些悬在我头顶的锤子

认识自己是一件多么庆幸而痛苦的事啊!

每个人都曾认为自己是世上最独特的人,也许你直到现在仍这样认为,你认为你与众不同,聪颖、智慧,或者叛逆,或者带着你尚未发觉但确实存在的使命,或者你虽然此刻运蹇时乖,但总觉得这只不过是天要降大任于你的前奏。简而言之,你认为自己在众人中是最拔群的,只是未显露出来而已。

我也曾这么想过,我偶尔翻看高中时的日记,仍然能读到那时睥睨一切的轻狂。

本想说一说二十岁之前的事,但有炫耀之嫌,所以暂且不表。总之,我是在二十岁之后才逐步认识到自己的平庸的。
缘于对万物的好奇,我总是饶有兴趣地学东西,对任何事情都不愿轻易服输。但当我走出县城,面对更广阔的世界时,我却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公平,在有些事情上,有些人凭着天分,轻轻松松取得的成就,胜过我千辛万苦取得的成绩。而网络将这种对比的可能性放到最大。俗话说,高手在民间,你所沾沾自喜的一点儿小虚荣,总能在某个时间某个场合被某个人在网上击败。山外有山,网上有人,是之谓也。
对我来说,这是种很糟糕的感觉。比如我喜欢唱歌,并且在朋友圈一直颇受好评,但我知道网上随便就能搜出许多比我唱得好的平民音乐爱好者来。我一直自觉文字功力不错,但在遇到像东东枪老师这样语言文字技巧炉火纯青的人后,也只能由衷佩服。我之前还自觉读书颇丰、见识颇多,偏又遇到鹦鹉史航老师这样的书痴。其实我一直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我认识许多自叹不如的人,李铁根虽然现在创作不多了,但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他的风趣无论在为人还是文字方面都是如一的。银教授没怎么红之前,我就说他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虽然他有时不择“口味”,但他的段子是最接近脱口秀的,他有许多佳作,在烂梗老梗和抄袭遍地的今天,很是难得。
我在碰到难以望其项背的人时,心里总是充满了沮丧,因为他们的高度反衬了我的平庸。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说,二十岁之前,觉得自己会一直生猛下去,但生活就是个慢慢受锤的过程。东东枪、鹦鹉史航、李铁根这些老师就是悬在我头顶的锤子,有时我悲伤地想:算了吧,在这方面我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追上他们。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想:管他呢,也许我再花点儿力,就能做得更好一点儿。而这种想法,是我至今依然对万物充满兴趣、依然在读书、依然在“玩”文字、依然有想学很多很多东西的动力。
朋友圈那些事

朋友圈大了,什么人都有。

我的朋友圈便有许多把24小时当亲子时间的爱心妈咪。她们每天忙活得像个狗仔,拿手机、相机等各种拍摄工具“招呼”自己家的孩子,然后将照片一一上传。我家宝贝在理发;我家宝贝在弹钢琴;我家宝贝在挂水;我家宝贝考了100分……事无巨细,就连吃饭、撒尿有时也要po上网(po是post的缩写,意为上传到网络上)分享。最奇特的是某位妈咪因为宝贝排泄物颜色不对,担忧之下竟也要拍照上传,与君共赏,不知究竟是出于何种心理。

我的朋友圈还有一些热衷于养生的大师。他们每天醉心于转发各类养生秘籍,比如清晨要如何去大自然中呼吸,中午要如何规范进补,晚上要如何早睡排毒。他们虔诚地学习各种相关帖子:哪两种食物不能混食,按什么穴位能够消除疲劳……总之,看他们的内容,还以为他们的目标是要活到200岁呢。我认识的其中一位,便常常念叨生活要有规律,当然这不妨碍他每天晚睡晚起,烟酒不离口。他平时还逢人便说吃素食才是健康秘诀,但是每次我请客时,红烧肉一上来,他就一边摇头说太油,一边夹得比谁都快。
我的朋友圈还有一些爱晒爱自拍的佳丽,她们每天的内容是:“嗯,今天星巴克人好少呢,无聊ing。”“哟,今天开爱车出来兜风了,好棒。”“呀,老公送我的一堆香水,都不知道用哪一款了,纠结。”然后配上一张照片,拍的什么不重要,滤镜是一定要加的,在照片的角落总是漫不经心地露出新买的包包牌子或爱车方向盘上的LOGO。有位哲人说过,生活没必要过得特别好,但一定要比朋友好。
我的朋友圈还有无数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代购达人。“我的朋友最近去英国了。”“我的舅妈在美国。”“我的同学在澳大利亚。”你永远无法预料哪一个朋友会突然有一天成为代购,也永远不知道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忙碌地捎回来的商品究竟是真是假,究竟是来自荷兰还是来自河南,是产于美国得州还是山东德州。他们嘴里总是说着孔乙己般难懂的话,什么“原版皮”了,什么“1:1”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买不到的。亲,要不要来一个呢,还是原单哦!

当然最令我感慨的,还是朋友圈里的那些幽默大师。这些人多数面貌相仿,男性,三十五岁往上,学历不高,人缘一般,他们每天乐此不疲地分享笑话,以期塑造一个诙谐的魅力形象。可惜他们的笑话说出来,总带着历史厚重感,你听到时,常常会想起2002年的第一场雪,想起十七岁的那辆单车,想起第一次牵爱人的手,想起当年吹过耳边的风。然后忍不住评论他们一句:我早就听过这条笑话了。

生活考卷

我的家乡有种地方戏曲,叫锡剧。虽然是小剧种,过去在当地老百姓中倒也喜闻乐见。我五六岁时曾痴迷于听锡剧,自学了不少唱段。如你所知,我这个年代生的人,鲜有爱听戏的。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