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劝周小平同志保重身体的两篇小文

【因为没能从老婆手里讨得半块钱给周小平同志的大婚随份子,不免有些沮丧,这几天暗下决心:等他下次再婚的时候一定双倍补偿。又因为在之前的小文《我也想给周小平同志随个份子》中提到了曾经写过两篇劝周同志保重身体的文章,有诸多朋友询问详情,所以重新整理发出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曾经劝周小平同志保重身体的两篇小文

其一:请周同志保重菊花

牵动亿万国人心脏的新一届美国总统大选终于落下了帷幕,随着川普的胜出,大陆的网络圈瞬间炸了锅。有为川普喝彩的,也有为希拉里惋惜的,当然也不缺少各路马后炮专家学者娓娓道来的所谓结果分析和未来展望等等等等,如果不是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中文,差点以为自己不经意间置身于美国的网络世界。

因为俺对政治尤其是外国政治一向没有多少热情,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是分不清川普和希拉里究竟谁是共和党谁是民主党,更不必说他们各自所代表利益团体的政治理念了。但就在这些让俺眼花缭乱的信息中,有张截图却犹如万花丛中的那一点绿引起了俺的好奇,内容是关于周小平同志之前曾放言说如果川普当选他就会直播自己吃土。尽管俺可以从中感受到他那份爆棚的自信,但还是困惑于他究竟是出于怎么样的动机和心态才会做出如此奇葩的决定,而且也很想知道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如何面对当前的结果。

俺试着以俺简单的头脑捋捋困扰着俺的几个问题:首先,在对缺乏可操控性的事情作出结果预判时,除了直播自虐以外难道就没有其他方式可以用来展示自信么?俺觉得选择直播裸奔完全就可以替代直播自虐,还有可能吸引到更多眼球,而且即使是失测了还可以借机晒晒自己的身材,兴许还能俘获个把懵懂少女的芳心。舍弃如此完美的方式而选择简单粗暴的自虐,不知道周同志是对身材没自信还是对嘴巴太自信。

其次,也许是周同志出于对自己的预判多少还是有些心虚,考虑到万一失测后自虐其他部位风险太大,但又实在不愿错过这个自我表演的天赐良机,所以才谨慎地选择了虐嘴,可即便如此,俺就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用吃才行,难道说选择出声就不可以么?俺觉得学几声狗狗叫不但同样可以达到虐嘴的目的而且能更生动地诠释祸从口出的意义,同时还可以避免因为画面变态而给围观群众造成的心理伤害,对于周同志来说最主要是不会像直接吃那样折磨到牙齿和口腔。

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即便是周同志非得要在吃上做些文章,为什么就非得要选择吃土?不知道周同志知不知道几十年前就有不少人因为吃土而失去了性命,面对过往的教训,俺觉得有必要慎重提醒一下周同志并建议用阿猫阿狗的口粮替代土,这样至少可以免去性命之忧,而且也不像土那样会对肠胃造成伤害。毕竟肢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周同志命中注定难逃此劫的话,不妨囫囵吞咽些蒙混过关起码还可以不失孝道。

对于周小平同志的大名,俺之前多少还是有些耳闻的,尤其是他高涨的爱国热情和特有的爱国方式。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不知道他最终将会以何种方式化解这次自作的尴尬。其实不论他是履行诺言亦或是一笑而过,俺还是希望他能够一如既往地保持那份爱国热情,至于颇受争议的爱国方式,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通过这次教训长点记性,真心希望他今后能有所改进,至少也该有所收敛。

记得郑渊洁先生在离开作协时曾撂下了一句话,好像是老舍先生在《茶馆》里的对白,现在送给周小平同志:吃口干净饭!真心希望他不论何时都能选择干净东西吃,毕竟有些东西不好排泄,所以还请周小平同志多多保重菊花。

【注】:这篇文字是在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当日所写的,后来得知周小平同志已经履行诺言并且身体无恙,深感欣慰的同时也被他言出必行的气势所折服,只是不知道那盆花是否用过肥料农药,也不知道他的菊花和家里的抽水马桶是否利索依旧。

其二:请周同志保重肺泡

面对神州大地不可描述的天气日渐浓郁,身为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我,在那种赤诚无产者心怀天下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召唤下,情不自禁地开始牵挂起来那些日夜呼吸不止的同袍。

牵挂归牵挂,可天生胆小的我在这种关乎政/府声誉的问题上向来是不敢含糊的,因为在生活中俺不但肩负着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同时也深知自己无依无靠的处境,随时都害怕会因为不知深浅的言论闪失而被拎出来杀鸡儆猴,所以在没有看到主流媒体传达出权威部门对此天气的正式定性之前,我对现在所有关于天气有害或是无害的言论都是抱着谨慎的怀疑态度。

我对于现实生活中那些敢于藐视甚至无视空气中小颗粒存在的勇士都是满怀敬意的,尤其是对那位之前因为错误预测美国总统大选结果而吃土的周同志更是肃然起敬,同时也为他的身体健康再次感到担忧。因为偶然间看到在其署名的《环保奇冤》一文中认定“勿买,其实就是雾而已。冬天常起雾,起雾天必灰,这是常识,世界各国无不如此。”字里行间不经意显示出来的丰富人生阅历倒是其次,关键是在有关部门尚未明确表态的情况下就敢于做出此等结论,更加显示其渊博的学识和过人的胆识,还有那份旁人难以琢磨的自信。

我对于勿买有限的了解是在一位央视女记者名为《穹顶之下》的纪录片中获得的,相比较之下,我还是更愿意相信周同志对此的界定,因为我毕竟对于雾还是有些体会和了解的,也多少知道些雾对身体健康的影响,但当看到那些流传盛广的图片和视频中的景象时,却始终无法与印象中的雾联系在一起,因此也就无法说服自己去真的相信周同志的结论。

习惯了凡事都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我还是想提醒一下周同志,因为有种危言耸听的言论说是那些弥漫在空气中的小东西会挨着个的填塞人的肺泡,直至整个肺叶子停止工作方才罢休,当然,这完全有可能是那些别有用心之徒唯恐天下不乱的无稽之谈,也有可能是愚蠢百姓们的杞人忧天。但钟/南山院士也曾经指出“勿买是一级致癌物”,出于好奇俺就随手百度出了其他一级致癌物的来源,黄曲霉素:来自烂花生;亚硝胺:来自腐烂的粮食; 二恶英:来自塑料燃烧;尼古丁:来自烟草;苯并芘:来自烧烤煎炸食物。当看到在院士眼里的东西竟然可以和这些刺眼骇人的文字组合相提并论时,且不论这是不是院士在危言耸听,我都更加佩服周同志卓尔不群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值得一提的是与周同志同样意志坚定的于教授在面对这些时的胆色明显要稍逊一筹,教授似乎不但相信了那些危言耸听的言论,而且也是出于对自己肺泡承受力的考虑,费尽心思为人们熬制出了碗“舍肺保心汤”:“关上门窗,尽量不让勿买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勿买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勿买进到心里。”教授的这话我绝对相信,但又总觉得喝不喝汤这些东西似乎都进不了心脏。

在这里有必要重申一下自己对于不可描述天气的个人立场:不论那些小颗粒是否有害,也不论是否会堵塞肺泡或者是否为一级致癌物,对于这种没有经过官/方定论的事情,我的原则是坚决不信谣不传谣,不论对方是同志还是教授亦或是院士。

最后,完全是出于对阶级兄弟之间的关心,我还是想劝劝周同志,即便这不是什么一级致癌物,可万一真的会堵塞住肺泡也是麻烦,毕竟吸进肺里的小颗粒肯定不会像吃进肚里的土那样可以拉出来。

新疆东子

画作作者:朱乙夫先生,他是中国当代最具批判性也是最愤怒的画家之一。面对不公,他是一位愤怒的画家;面对苍生,他是一位忧郁的画家。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艾因博客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 文本由 发表于 2017/03/1920:03:38
  • 主要内容信息引用、摘录或转载自网络,由弦夕收藏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保留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