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许国家,心许你,请恕“老公”有心无Diao

  • A+
所属分类:茶余饭后

刚看到章立凡老师做的一首鸡年竹枝诗:

当朝阉宦一奇葩,

对食结成菜户家。

玉树断残身许国,

洞房勿弄后庭花。

讲真,别说能够做出这首诗,能够看懂这首诗都需要博览群书才行,比如“菜户”一词,指的是被皇帝赏赐了宫女成婚的太监,古人把这种无性婚姻叫做“对食”也比较形象,洞房花烛夜一被窝睡觉除了出于品种齐全考虑,啥也干不了,只能面对面一起吃饭喝酒聊以寄慰情愫了。

在历史作家邓海春处看到这样一个史料:

身许国家,心许你,请恕“老公”有心无Diao

明朝宣德年间有个自己割了小鸡鸡自愿进宫当太监的人叫陈芙,在宣德帝还是皇太孙时候,因翘舌能言会道,恭顺机灵,极会讨皇太孙欢心,以至于皇太孙登基改国号宣德后对其特别重用,升其为御马监大太监,改其祖姓,赐名:王瑾,字润德。又赏赐金印两枚,一为“心迹双清”二为“金貂贵客”,又赏赐宫女两名,给王瑾做老婆。

话说大婚当日叩谢皇恩以毕,洞房花烛夜六目相对,王瑾看着两位身穿喜服的俏佳人,忽觉得两腿间冷风嗖嗖,空若无物,才从当新郎的入洞房的“男人之喜”中猛醒过来,不是“空若无物”而是这一小部分“身体”早已上交国家,一番感叹,一阵安慰,只能号令仆从在洞房中另排起一桌喜宴,举杯对新娘致歉:老奴此身已许国家,只能将心许你二人。

身许国家,心许你,请恕“老公”有心无Diao

可见这句“身许国家,心许你”的原作者是明朝大太监王瑾!

不过显然王瑾没有白白浪费两位佳人,只留着吃饭夹菜暖被窝用,在内阁大学士陈循记述王瑾的生平纪要中显示,自从王瑾娶妻之后,舌头越发灵活,“口活儿”技术日渐提高,终于达到谄媚奉承、溜须拍马不留痕迹的大成境界。

自从宣德皇帝给王瑾赐婚,天顺年间英宗也给自己心爱的太监吴诚赐婚,吴诚不但取妻,自己还纳了几房小妾,自从这俩败家玩意儿破了朱洪武“太监不得娶妻”的祖训,太监成家之事便一发不可收拾,到后来甚至一些达官显贵抑或小人商贾为了权势和利益巴结太监,都会主动把自己的女儿小妾送给太监做老婆或外宅

身许国家,心许你,请恕“老公”有心无Diao

一些权势不大的太监没人巴结奉承,只能去青楼楚馆寻找娼妇妓女,花银子赎身留在身边,当年北京城的“西院”里住着的都是这些取了妻妾的太监。民间光棍闲汉要么趁太监上班跑去跟曾经嫖不起的头牌花魁偷欢,要么看着干眼馋,又因“老公”这个词过去一直指的是骟过的阉人、太监,后来被妒忌的闲汉们叫的白话了就成了“老狗”,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娼妓一直被称为“婊子”,坊间便用“婊子配狗,恨夜久”来形容北京“西院”的盛景。

身许国家,心许你,请恕“老公”有心无Diao

你想想,那被窝里,一个习惯一夜三次的娼妓欲火焚身长夜难熬,一个阉割干净的太监有心无屌,也难怪只能辛苦那副舌头了,如那前朝的魏忠贤,清末的李莲英,估计都是这样在“恨夜久”的辛苦耕耘中练出“舔蝇不落”的太极舌功。

王瑾:身许国家,心许你,请恕“老公”有心无屌。
民间:婊子配狗,恨夜久,难怪“太监”巧舌如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艾因博客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